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花谢空折枝。出自何诗?

诗词分类 古诗词网 60浏览

这是中唐时的一首流行歌词《金缕衣》,据说元和时镇海节度使李锜酷爱此词,常命侍妾杜秋娘在酒宴上演唱(见杜牧《杜秋娘诗》及自注),具体作者已不可考。

全诗为:

劝君莫惜金缕衣,劝君惜取少年时。

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

注释:

⑴金缕衣:缀有金线的衣服,比喻荣华富贵。

⑵须惜:珍惜。

⑶堪:可以,能够。

⑷直须:尽管。直:直接,爽快。

⑸莫待:不要等到。

译文:

我劝你不要顾惜华贵的金缕衣,我劝你一定要珍惜青春少年时。不要等到花谢时只折了个空枝,花开宜折的时候就要抓紧去折。

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花谢空折枝。出自何诗?

此诗含意很单纯,可以用“莫负好时光”一言以蔽之。一、二句式相同,都以“劝君”开始,“惜”字也两次出现,这是二句重复的因素。三、四句则构成第二次反复和咏叹,单就诗意看,与一、二句差不多,还是“莫负好时光”那个意思。

这一系列天然工妙的字与字的反复、句与句的反复、联与联的反复,使诗句琅琅上口,语语可歌。除了形式美,其情绪由徐缓的回环到热烈的动荡,又构成此诗内在的韵律,诵读起来就更使人感到回肠荡气了。

古代诗词中邓林一词的起源是什么?

《山海经?海外北 经》:“夸父与日逐走,入日。

渴欲得饮,饮于河渭;河渭不足,北饮大泽。

未至,道渴而死,弃其杖,化为邓林。

”又见《列子?汤问》:“夸父不量 力,欲追日影,逐之于隅谷之际。

渴欲得饮,赴饮渭河。

河渭不足,将走 北饮大泽。

未至,道渴而死。

弃其杖,尸裔肉所浸,生邓林。

邓林弥广数千 里焉。

”“邓林”为神话传说中夸父弃杖所化之树林。

后遂用来指树林、柱 杖;亦指未竞大业的余迹。

晋?阮籍 《咏怀》诗之十六:“焉见王子乔,乘 云翔邓林。

”晋?陶渊明《读山海经十三首》之八:“余迹寄邓林,功竟在 身后。

”唐?杜甫风疾舟中书怀三十六韵》瘗夭追潘岳,持危觅邓 林。

”唐?韩愈《海水》:“海水非不广,邓林岂无枝。

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花谢空折枝。出自何诗?

古代诗词中李杜一词的起源是什么?

同时著名的李杜二 人。

诗文中或指东汉李固与杜乔,二人因反对权臣梁冀而被杀,合称李 杜后汉书》卷六三《李杜传》赞云:“李杜司职,朋心合力。

”唐?杜甫 《长沙送李十一:“李杜齐名真忝窃,朔云塞菊倍离忧。

”或指东汉李 膺与杜密二人,同被党锢之祸,入狱,也称李杜,《后汉书》卷六七《杜 密传》党事既起,免归本郡,与李膺俱坐,而名行相次,故时人亦称李 杜焉。

”唐?杜牧《李甘诗》:“喜无李杜诛,敢惮髡钳苦。

”又,唐代诗人李 白及杜甫齐名,也并称李杜。

唐?韩愈《调张籍》:“李杜文章在,光焰万 丈长。

”宋?陆游《示寻遍》:“数仞李杜墙,常恨欠领会。

”明?李知阳《吹 台春日怀古》:“天留李杜诗篇在,地历金元战阵来。

取名叫雅丽来自哪句诗词 形容一个女孩好看又大方得体的诗经

简评 《关雎》是《诗经》中“国风”的首篇,十五国风,共计160首。

《关雎》是一首意思很单纯的诗。

大概它第一好在音乐,此有孔子的评论为证,《论语·泰伯》:“师挚之始,《关雎》之乱,洋洋乎盈耳哉。

”乱,便是音乐结束时候的合奏。

它第二好在意思。

《关雎》不是实写,而是虚拟。

戴君恩说:“此诗只‘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’便尽了,却翻出未得时一段,写个牢骚忧受的光景;又翻出已得时一段,写个欢欣鼓舞的光景,无非描写‘君子好逑’一句耳。

若认做实境,便是梦中说梦。

”牛运震说:“辗转反侧,琴瑟钟鼓,都是空中设想,空处传情,解诗者以为实事,失之矣。

”都是有得之见。

《诗》写男女之情,多用虚拟,即所谓“思之境”,如《汉广》,如《月出》,如《泽陂》,等等,而《关雎》一篇最是恬静温和,而且有首有尾,尤其有一个完满的结局,作为乐歌,它被派作“乱”之用,正是很合适的。

然而不论作为乐还是作为歌,它都不平衍,不单调。

贺贻孙曰:“‘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

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’,此四句乃诗中波澜,无此四句,则不独全诗平叠直叙无复曲折,抑且音节短促急弦紧调,何以被诸管弦乎。

忽于‘窈窕淑女’前后四叠之间插此四句,遂觉满篇悠衍生动矣。

”邓翔曰:“得此一折,文势便不平衍,下文‘友之’‘乐之’乃更沉至有味。

‘悠哉悠哉’,叠二字句以为句,‘辗转反侧’,合四字句以为句,亦着意结构。

文气到此一住,乐调亦到此一歇拍,下章乃再接前腔。

”虽然“歇拍”、“前腔”云云,是以后人意揣度古人,但这样的推测并非没有道理。

依此说,则《关雎》自然不属即口吟唱之作,而是经由一番思索安排的功夫“作”出来。

其实也可以说,“诗三百”,莫不如是。

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”,毛传:“兴也。

”但如何是兴呢,却是一个太大的问题。

若把古往今来关于“兴”的论述统统编辑起来,恐怕是篇幅甚巨的一部大书,则何敢轻易来谈。

然而既读《诗》,兴的问题就没办法绕开,那么只好敷衍几句最平常的话。

所谓“兴”,可以说是引起话题吧,或者说是由景引起情。

这景与情的碰合多半是诗人当下的感悟,它可以是即目,也不妨是浮想;前者是实景,后者则是心象。

但它仅仅是引起话题,一旦进入话题,便可以放过一边,因此“兴”中并不含直接的比喻,若然,则即为“比”。

友情链接: